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十三五”经济增长潜力有待深挖

发布时间:2015-02-16 09:36:51    作者:张伟楠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十三五”时期我国保持适当的增长速度还是必要的。增速的具体数字是7%还是8%或者是更低,大家的认识可能不一样,但是这个必要的增长速度目的是为了实现老百姓能够体现到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记者 张伟楠

“立春”之后的北京春意渐浓,2月14日,在坐落于北京海淀玉渊潭东侧的钓鱼台国宾馆5号楼内,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5年年会进行得如火如荼。

今年年会的主题是“新常态下的‘十三五’规划思路”,在这个十三五规划的酝酿之年。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面临增速下行、结构调整的压力,给人们带来了深刻的思考。

未来5年,中国经济究竟会怎么样?中国经济增速会进一步下滑么?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在哪里?存在哪些风险和潜在威胁?参加论坛的经济学家和相关学者纷纷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中国经济增长蕴含潜力

对于“十三五”时期我国的潜在经济增长率,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认为会在7%左右,“甚至7%-7.5%的潜在增长率应该是可以实现的。”

樊纲从4个方面要素对我国经济增长的潜力进行了分析:一是人力资本。人力资本是一个综合概念,不仅是劳动力,也不仅是劳动力的总量,还包括劳动力的转移、受教育的水平、“干中学”问题。二是资本投入。资本投入包含资源禀赋、储蓄率的贡献、资源投资的技术含量、投资结构等。中国的储蓄率仍旧相对很高,目前,资本投入更重要的是如何在结构上、含量上进行调整。三是知识和科技。知识成为经济增长的一个特殊源泉,不仅体现在人力资本和物化的资本上,而且还包含一个资本存量问题,这当中涉及创新能力和创新投入。四是体制改革。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增长要素,包括了制度变迁、体制转轨、市场环境和法制条件的成熟等。

樊纲认为,“劳动力的总量可以减少,但是人力资本要提高,我们的教育水平这些年有了显著的提高。如果劳动力转移继续,城镇化进程继续,教育水平持续提高,能够有‘干中学’的机制,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仍旧可观。”

“资本投入在技术含量意义上的增长可能会比以前对经济增长的总体贡献要大。”谈到资本投入,樊纲进行了进一步的阐释:“过去30年,应该说创新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不大,但是现在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经过二三十年的学习、转化、消化、吸收,逐步走到前沿,相信今后越来越多的企业、产业逐步具备创新能力,这个因素会比过去30年对增长的贡献要更大。

过去30年我们享受了很大的改革红利,这一轮红利还没有用完,我们新的改革应该说创造出了新的效率的改进,对增长能够做出贡献。”

30年来,我国经济发展取得了很大成就,但是相对而言,中国在世界上的水平仍然比较低。樊纲称,用追赶指数来衡量,即用我国的人均GDP比美国的人均GDP,2013年底仅仅大于13%,2014年底预计不会超过14%,在世界上还是相当低的。而韩国和中国台湾的这一指标都超过了60%。韩国在1979年就达到了13%的水平,在之后还有20年的高增长。根据发展经济学的道理,根据趋同的原理,我国经济的增长潜力也是巨大的。

经济发展不应重走老路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展规划司司长徐林将“十三五”基本思路考虑归结为24个字:创新驱动、转型升级、融入全球、包容和谐、绿色低碳、制度保障。

徐林认为,促进“十三五”的发展,要重点在以下几个方面强化一些政策和具体的措施:一是要实施创新驱动的发展战略,增强经济发展的新动力。二是要促进“新四化”同步发展。三是要深入的融入全球经济,培育国际竞争的新优势。四是要促进集约均衡的发展,塑造区域和城乡协调发展的新格局。五是要促进文化强国的建设,弘扬民族精神的新风尚。六是要全面保障,改善民生,形成包容和谐发展的新局面。七是促进绿色低碳发展,建设生态文明的新家园。

“十三五”是以转型升级、创新驱动作为核心。应当更好地发挥企业家的作用,更好地发挥社会经营者的作用,因此制度保障至关重要。

徐林称,要在现在的产权制度、要素市场体系、财税制度、金融体系、投融资体制、价格、社会治理、法治等方面要进一步加快进度。

我国目前的经济增长速度确实较过去有所降低,但樊纲表示,过去二三十年我们的潜在增长率在7%-9%,现在低了一点,如果回归正常,仍然蕴含着巨大的潜力。

短短4个小时,30余位经济学家、学者纵论经济大势,主持人手中一个提示控制发言时间的摇铃响了不止30次,几乎所有发言人都争分夺秒地表述着自己的观点。

对于新常态下的“十三五”规划思路,全国人大常委、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以会议达成的四点共识作为结尾。

蔡昉称,一是“十三五”时期我国保持适当的增长速度还是必要的,这个适当的经济增长速度按照现在中央的说法就是中高速。增速的具体数字是7%还是8%或者是更低,大家的认识可能不一样,但是这个必要的增长速度目的是为了实现老百姓能够体现到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二是目前的确存在着稳增长的问题,就是保持中高速和调结构、防风险之间的权衡关系,是一个非常微妙的平衡。可能是一个刀刃一样的平衡,过犹不及,不能偏废一方。

三是应该在不以回到传统经济发展方式上为代价实现经济增长。而这样的经济增长潜力是存在的,无论是强调供给方的因素还是强调需求方的因素。

四是要达到的是一个老百姓预期的目标,这个目标也有用中国梦来概括的,因此它应该是一个包容性的经济增长。同时,又是为了不仅着眼于目标,更着眼于长期可持续的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