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亚投行:促进亚洲金融业发展新路径

发布时间:2015-03-30 09:34:21    作者:记者 李忠献 宫伟瑶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亚投行的出发点就是解决中国新构建的‘一带一路’为代表的融资问题,所以现在为了督促和吸引国家参与的话,中国可能会在控制权方面有一些让步,这考虑是一个高度的政治智慧。”

财政部官网显示,3月29日,澳大利亚正式宣布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AIIB),并已向中方提交了书面确认函。截至记者发稿时,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增至42个。“亚投行将在未来同世界银行等多边开发银行进行有互补。”原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首席经济学家汤敏在接受《中国保险报》记者的采访时表示。

截至目前,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增至42个:包括中国、孟加拉国、文莱、柬埔寨、印度、印度尼西亚、约旦、哈萨克斯坦、科威特、老挝、卢森堡、马尔代夫、马来西亚、蒙古国、缅甸、尼泊尔、新西兰、阿曼、巴基斯坦、菲律宾、卡塔尔、沙特阿拉伯、新加坡、斯里兰卡、塔吉克斯坦、泰国、乌兹别克斯坦、越南、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瑞士、土耳其、韩国、奥地利、巴西、俄罗斯、荷兰、格鲁吉亚、丹麦、澳大利亚。


2014年10月24日,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备忘录在北京正式签署。 CFP/资料图

投资收益率更高

按照中央银行公布的中国资产负债表,截至2014年年底,央行的总资产是338248亿元,在这三十多万亿元的总资产里,其中外汇就占了27万多亿元,折合成美元大概4万多亿美元,这4万多亿美元怎么使用?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教授胡继晔告诉记者,目前接近2万亿美元用于购买美国国债,这就意味着中国的这部分资金借给了美国政府,而得到的利息却非常有限,且受制于人,不如主导成立金砖银行、丝路基金、亚投行,可以在输出资本中体现国家意志,得到的投资回报率也更高。

胡继晔表示,过多的外汇储备只用于购买美国国债的话国家意志力得不到充分体现。中国一直是不结盟国家,但是亚投行的设立就不得不与其他国家在基础设施投资建设方面结成经济上的盟友,投资利益是一致的。整个亚洲国家基础设施投资大概需要8万亿美元,每年需要数千亿美元,亚投行未来可以投资1000亿美元,可以从诸多可投资项目中选择优质项目,确保一定的投资回报率。

亚投行成立后,未来在泰国等国家需要修高铁时可以提供基础设施贷款,而不是过去的“大米换高铁”了。中国和其他国家的高铁公司都可以参与招投标,一旦中国公司中标后就可以把钢铁等过剩的产能输出,同时也增加我们建筑公司的收入和就业,这也是亚投行建立有益于中国的地方。

此外,亚投行的成立与“一带一路”战略相辅相成,“一带一路”将会在促进中国经济走出去及带动相关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发挥重要作用。“亚投行的出发点就是解决中国新构建的‘一带一路’为代表的融资问题,所以现在为了督促和吸引国家参与的话,中国可能会在控制权方面有一些让步,这个考虑是一个高度的政治智慧。”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石晓军表示,因为“一带一路”里面蕴含了政治风险问题,而不是简单的经济风险或其他什么风险?

石晓军认为,政治风险缘自大国博弈,“如果我们以亚投行来换取其他国家的参与,这个项目有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从资金角度多考虑,所以亚投行成立是高智慧的事。适当的控制权让步去交换一个资本结构的平衡,这是很大的一个战略构想,也很有中国人的智慧”。

“朋友圈”急速扩容

3月12日,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宣布英国将加入亚投行,德法意奥等其他欧洲国家在听到了英国将加入新生的亚投行的风声后,马上竞相效仿英国的做法,而美国此前几乎明确表明不希望它们加入亚投行。

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些发达国家不顾美国的反对加入亚投行呢?

汤敏表示,英法德意等发达国家参与更多的是为了增强他们国家自身的影响力,而且不是亚投行的成员国,就意味着他们的公司不能参加一些招投标,而加入亚投行能为他们国家的公司带来一部分项目,分享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带来的成果。

“从政治的角度来讲,当年的日不落帝国——英国,已是没落贵族。当今世界,只有今天的中国可以和美国抗衡,英国必须两边下注,除美国外,还必须要找个邻村‘强壮的小伙子’,这个小伙子就是中国。”胡继晔指出,如果英国不加入亚投行,它就只能在外围筹备,不能拥有话语权,而一旦加入,不仅有话语权,而且资格还老,能得到其他国家的尊重,所以要下点注。最早签署亚投行的是21个国家,这些大佬是否能加入,还取决于这些国家是否同意,中国要听取大家的意见。

此前强烈反对盟友们加入亚投行的美国态度也出现软化。美国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近日表示,是否加入亚投行,应该由各国自行决定。美国欢迎亚投行,但强调这类银行需要保持较高的管理水平。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方面提议希望亚投行与世界银行等现有国际金融机构合作,共同融资。

胡继晔对记者说,其他国家都纷纷参加亚投行,美国发现挡不住了,既然改变不了别人,就只能改变自己,只能要求中国在这个过程中提高标准,提高透明度等。

与世行、亚开行形成互补

那么亚投行的成立对于亚洲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是否会形成竞争关系,从而给他们造成一定的冲击?在汤敏看来,市场空间这么大,亚投行的成立对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冲击极小,相反,它的成立更多地反映出一种互补,如果能一起合作还能共同把这个市场做好。

事实上,亚洲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拥有成熟的金融体系。两者与亚投行还有许多不一样的地方。汤敏指出,亚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是发展银行,涉及项目内容广泛,包括教育、扶贫、卫生等各个方面,而亚投行主要是援助亚太地区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此外,参与的国家范围不一样,亚投行的参与国家数量相对来说没有那么广泛。

在谈到亚投行的风险控制和可持续运营时,汤敏提到,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成立这么多年来,也出现过个别违约的现象,但因为这是属于政府间的,而不是属于对私人的投资,亚投行主要是投向基础设施,而基础设施本身风险较小,而且是由政府做担保的。此外,亚投行会有一系列的风控措施。

胡继晔则表示,亚投行放贷应以贷款国家财政收入作为担保。以高铁为例,贷款协议应有一个担保条款,泰国签约的高铁公司不能偿还,那么就应用泰国政府财政收入来还,越是不发达的国家需要担保越多,都有一套风险控制的方式。

对于如何保证亚投行的良好运行,汤敏对记者说,首先,中国需要吸收更多的国家来参与,把这个机制做大;其次,在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基础上考虑,能不能把它们的一些不符合发展中国家需求的机制加以改进;第三个就是考虑好风险的控制;最后就是考虑怎样建立好的运行机制,招募优秀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