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保险资管发展的新机遇

发布时间:2015-06-01 09:50:43    作者:张伟楠 李忠献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对于保险机构来说,若按照一季度末险资资金运用余额98940.22亿元来计算,保险资金还有12862亿元的海外投资空间,可为一带一路带来巨大的资金支持。

在当前人民币国际化趋势日益明显、国家一带一路建设需要保险资金更多海外布局的形势下,保险机构在全球范围内实施资产多元化配置,分散投资风险迎来机遇。

“一带一路成为保险资管甚至保险行业发展的重要契机。在放开前端,管住后端的监管思路下,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保险监管部门为了推动行业发展,势必会助推保险业融入一带一路战略发展的洪流之中。”一位保险资管人士在接受《中国保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一带一路战略,助推人民币走向国际化

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近日表示,一带一路是中国经济进入新阶段的自然举措。在一带一路战略发展落实中,最核心问题的是人民币走向国际化。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教授近日出席论坛时也指出,人民币国际化还在路上,如果进入国际储备货币还需要很多条件,一带一路可能会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机遇,但是最重要的是把握住机遇。他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已进入一个新阶段,对外直接投资将成为新的力量。新型的对外经济合作,可以进一步推动国内经济增长,一带一路战略从与周边国家经济合作出发,挖掘新的经济增长潜力。

“在人民币国际化之前,一带一路给人民币区域化提供了机会。”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潘向东认为,人民币国际化首先要从周边国家开始,周围的“邻居”开始使用人民币后,下一步才是全球范围内用人民币结算。此外,我国的金融机构可以借此机会从一带一路的地区和国家“走出去”,尽快设立一些分支机构,为“走出去”的企业提供结算和融资便利。

国际金融协会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柯林斯对记者表示,人民币国际化进展很快,但还有很大的空间和潜力。想发挥好这个潜力,金融改革至关重要。与此同时,在改革过程中,不仅仅局限于国内,在国际治理体系中人民币也要发挥重要的作用。“一带一路是国际治理结构改善的行动,这也是一带一路为人民币国际化,为国际治理改革贡献的新力量。”

融入一带一路战略,保险资金大有可为

据亚洲开发银行测算,从现在到2020年,亚洲基础设施的投资需求将达到8000亿美元,而目前一带一路的资金平台(丝路基金400亿美元、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1000亿美元、金砖国家开发银行1000亿美元、上合组织开发银行)最多能提供2400余亿美元的资金,资金缺口巨大。

对于保险机构来说,保监会规定境外投资的账面余额占保险公司上季末总资产的监管比例不高于25%,而目前险资海外投资的比例不到2%,若按照一季度末险资资金运用余额98940.22亿元来计算,保险资金还有12862亿元的海外投资空间,将为一带一路带来巨大的资金支持。

“目前,很多国家的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因此很多国外资产现在是比较‘便宜’的。目前通过评估和调查,在‘走出去’的过程中还是有一些很不错的投资标的,可以优化险资的资产配置,从而实现资产负债端的长久匹配。从国内投资来看,之前比较热门的信托投资目前已经放缓,伴随地方债务平台等风险逐步显露,保险资金也会有所警惕。在此基础上,险资应进一步拓展项目源,国内一些地方政府支持的项目就会吸引很多保险资金去参与。这是目前保险资金投资的一个好的机遇。”一位券商险资运用分析师对记者说。

参与一带一路基建项目,险资跃跃欲试

从国家的愿景来看,一带一路项目涉及中亚、南亚、东盟、东欧等重点区域,保险资金贯彻一带一路战略要求,一定是要贯彻国家总体的外交战略,去“耕种”这些领域。

一带一路的核心问题是互联互通,按照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务部3月发布的首份一带一路政策文件——《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明确了5个指向,即交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国际通信互联互通、资金融通、旅游合作,基本包含了海陆空交通、电力油气输送、通信网络建设、投融资机构支持、旅游五大类别。大多数领域都契合保险资金的另类投资,从另类投资的角度来说,保险资金会积极关注这些方面。

“从行业来看,各家保险公司对于一带一路建设都表现的十分积极;从落地的实际情况来看,主要考量还是在于具体项目投资的安全性问题。在保险资金投资一带一路项目时,如果银行能够提供担保,即银行向保险机构出具担保函,一旦企业不能还钱,银行代替企业偿还本金、利息,并缴纳违约金,将能够更大限度提升保险资金参与的积极性。”上述保险资管人士告诉记者。

这位保险资管人士表示,在一带一路战略中,险资可选择投资的项目主要是基础设施建设,如高速公路、铁路、港口等项目。

从国内情况来看,一带一路沿线省份会倾向于形成一个项目库,将基建项目纳入一带一路规划中。而基建项目的特点显著,要么不盈利,要么回收周期特别长,从今年4月陕西率先启动的一带一路大型项目对接会来看,银行难以承担集中度如此之高、而且长时间和低成本的资金,因此银行更愿意以担保的形式与保险资金合作,而这些项目的特性天然与保险资金契合。

从“走出去”的情况来看,在一带一路上的相关投资中,保险资金更多的是以债权形式参与走出国门的基础设施建设。一位券商险资运用分析师指出,目前,保险资金以债权计划投资走出国门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还没有先例,具体还要看监管层的政策和指引。尽管目前监管层的具体指引或顶层设计并没有公布,但从行业发展来讲,一带一路上的基础设施建设等项目融资,天生就是保险资金的投资优势,因此监管层会贯彻落实国家战略,积极出台相关办法和细则予以支持。

险资“走出去”,首要关注政治风险状况

虽然保险资金与一带一路战略诸多项目天然契合,但保证保险资金的安全性应居于首位,保险机构和资金走出去的选择项目仍需仔细甄别,做好风控。

一带一路战略主要包含的是国际合作和国际投资,在国际合作中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国家风险的状况和水平。“‘走出去’进行投资不同于国内投资的最主要方面就在于国家风险。险资投资首先要关注政治风险市场的状况和变化。”中国信保国别风险研究中心主任王稳特别强调,企业“走出去”的道路并不平坦,同时面临着错综复杂的各类风险。“走出去”的企业要树立科学的风险管理理念,特别是要善于借助政策性金融机构的国别风险研究成果,全面了解一带一路重点国别的政治经济形势和风险评价情况。在研判投资机遇的同时,尤其要关注一带一路所涉及的金融风险。

王稳进一步表示,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差异较大,让中国企业走得出去、走得稳,是在支持“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中应认真做好的功课。

王稳建议,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应深入研究沿线重点国家的利益诉求和项目信息,制定重点国别相关规划,引导金融机构和企业瞄准重点国家、行业、项目精准发力。

相关链接:服务一带一路 四大行抢滩陕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