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险企新命题:资产驱动负债

发布时间:2015-07-20 09:43:31    作者:李画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传统的负债驱动资产策略更注重资产配置和负债久期,关注负债成本和承保利润;而资产驱动负债策略的投资主要集中在权益类投资和另类投资上。

与传统的负债驱动资产相比,资产驱动负债最大的特点是利差空间相对可控,经营结果的稳定性和可预知性比较强。

□记者 李画

以安邦为代表,一批中小公司的成功逆袭,打破了保险业强者恒强的神话,搅动了一池春水。抓住居民理财需求爆炸式增长的市场机遇,加码资产驱动负债产品,进而迅速做大规模,是一批中小公司选择的市场策略。“资产驱动负债”正在成为保险业的一个新命题。

对“资产驱动负债”,有两种比较流行的理解:一种是指通过激进投资,来吸引更多保费流入;另一种是找到优质项目,确定资产池,再来设计与收益率相匹配的产品。

“资产驱动负债”模式获认可

“对第一种理解,我们不太赞同,这不符合保险稳健经营的基本要求。至于第二种理解,目前行业内有实践者,但业务规模均较小,适合于特定的优质项目,不适合大规模操作。我们走第三条路线。”华夏保险董事长李飞接受《中国保险报》记者采访时说,华夏选取的是“资产与负债双轮驱动、互动”的经营模式。快速增长的承保业务为投资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供给,做大资产规模筑牢发展的基石;同时,通过做强资产,开拓投资领域、提升投资收益水平来反哺承保,实现资产、负债的有效匹配和良性循环。

今年,华夏保险加大了权益类资产和另类资产的配置规模,截至5月末,公司年化综合投资收益率20%以上。李飞认为,华夏保险正是实施“资产和负债双轮驱动、互动”策略的受益者。自2012年确立“规模先行,结构跟进”的发展策略以来,华夏保险2013年保费收入突破370亿元,超过了前6年的总和;2014年保费收入715亿元,超过了前7年的总和,市场排名第七,经营业绩扭亏为盈。今年一季度华夏保险再次刷新纪录,保费收入突破550亿元,跻身行业前四,实现了“华夏速度”。

与华夏保险相比,中再资产的投资相对稳健。中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策略官王邦宜倾向认为,资产驱动负债的含义应当是找到合适的优质项目,构建资产池,再来设计与收益率、期限相匹配的产品。

王邦宜说,推动资产驱动负债的产品,是保险公司面对消费者多元化理财需求崛起这样一个市场环境变化采取的一种策略,可以更有效地对接市场需求,帮助保险公司在这个大的理财市场中分得一杯羹,扩大保险业务规模。但由于资产驱动负债产品主要对接的是偏理财性需求,那么可持续成长的关键就在于是否相对市场上其他的竞争者拥有更长期、更稳定、更优秀的投资能力。

王邦宜强调资产驱动负债类业务对保险公司市场拓展的重要性。为此,中再资产公司与委托人合作成立了专门的资产负债联动机制,及时与委托人(承保端)沟通保险负债和资产的情况,参与委托人的产品开发。“目前公司资产驱动负债型业务还处于起步发展阶段,但在资产池构建及相关联动机制建设等方面已取得积极进展。”

与负债驱动资产模式比较

李飞认为,与传统的负债驱动资产相比,资产驱动负债的最大特点是投资配置策略的不同。传统的负债驱动资产策略更注重资产配置和负债久期,关注负债成本和承保利润;而资产驱动负债策略的投资主要集中在权益类投资和另类投资上。

他详细解释,权益类投资侧重并购整合银行、地产、新兴科技等优质资产,除了获取股票投资等权益类收益,还可以分享相关企业的长期利润。另类投资可以做股权投资,聚焦健康养老产业、环保类产业和资源能源类产业。还可以做债权投资,积极参与地方基建类债权计划,这些项目主要服务于国家经济战略,风险相对较低但收益有很大保证。

王邦宜则认为,与传统的负债驱动资产相比,资产驱动负债最大的特点是利差空间相对可控,经营结果的稳定性和可预知性比较强。

如果采取资产驱动负债的形式,收益是基本确定的,成本是跟随收益情况来确定的。这种情况下,产品的利差收益大体是稳定可预期的,保险公司可以综合利润、市场竞争等各方面因素,确定一个比较合理的利差空间。

“在传统的保险产品开发中,投资端参与的比较少,主要是在后期对已获得的保费收入进行投资运用,如果是资产驱动负债的模式,那么投资端会从一开始就参与到产品设计中来,参与包括产品形态、期限、预定收益等关键要素的拟定。”王邦宜说。

但他指出,资产驱动负债模式是保险公司在经营过程中主动应对市场环境的变化采取的一种经营策略,是保险公司诸多经营策略中的一种,不是全部。保险公司的产品线是比较丰富的,资产驱动负债型的产品中投资的成分比较重,是当下中国居民理财性需求大发展的一种必然产物,但它并不能完全替代居民的保障性需求,比如疾病、意外、死亡、财产安全等等,所以不能说资产驱动负债就更符合保险资金的运用特性,这种模式更大程度上是通过资金运用推动承保业务发展,进而做大现金流规模。

严格控制风险是关键

正是由于反向操作,资产驱动负债最大的风险是资产端出现超预期变化,原有的投资形式、投资收益不可持续,从而与对接的负债出现期限错配、收益损失和流动性风险。

王邦宜建议,保险公司要坚持稳健审慎的理念,将安全性放在第一位,构建资产池时选择安全边际高,收益相对确定的优质资产,不要一味追求高收益。同时,在设计对应的负债产品时,充分考虑到这些风险因素,设计一些灵活的选择权,产品形态、期限和收益的确定要尽量跟资产池相匹配。

经济下行过程中,保险公司的投资压力也会加大,尤其是利率下行,再投资压力比较大,可以从这样几个维度去寻找优质资产:一是权益类资产。经济下行、利率下行,有利于权益类资产的估值提升,可以优选一些质地较好的白马蓝筹,能够穿越经济周期的价值股。二是债券类资产。在经济下行过程中,高等级信用债安全边际高,且收益率也更能满足配置要求。三是在经济下行周期中,可以跨周期配置一些有长期战略意义的股权、不动产等资产。另外就是结合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经济转型的机遇,配置一些债权、股权计划等。

李飞认为,资产驱动负债存在诸多风险,首先这种投资模式导致保险公司的成本较大,成本的增加对公司的投资管理能力和风险管控要求很高,一旦投资不能覆盖成本,出现利差损,容易产生破产风险,近期资本市场的剧烈波动就是警示。目前宏观经济状况对保险资金投资而言仍有不确定性,如果宏观形势和投资环境发生改变,现金流出现问题,这种模式将会面临严峻考验。此外,在新的偿付能力监管框架下,对各类资产的风险最低资本要求有较大变化,保险公司投资资产资本占用变化将引发对投资风险的关注,引发保险公司将从优化最低资本的角度来管理投资资产。这种投资模式更要充分考虑到负债端的承压能力,否则也容易产生偿付能力风险。

因此,李飞说,保险公司必须在“偿二代”框架下提高科学决策能力和水平,在守住风险底线的前提下,科学确定资本要求,尽量避免资本冗余,提升资本效率和效益;继续完善投资团队,持续跟踪国际资产管理行业和国内保险资金运用的发展方向,多做战略资产配置研究、前瞻性的创新研究、重大课题的专项研究,为投资决策的迅速有效制定提供重要的技术支持。

李飞还建议保险机构要加强董事会资产负债管理委员会的决策力度,协调好经营层面参与资产负债管理的各个部门的合作关系,保障信息沟通顺畅及时,提高投资管理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