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抢在美联储加息前 战略上重新调整资产配置

——专访韩国投资公司(KIC)副首席投资官兼研究部主管Rhee Keehong

发布时间:2015-10-12 09:23:31    作者:李忠献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记者 李忠献

连日来,全球经济形势动荡,尽管美联储决定9月暂不加息,但美联储9月会议纪要显示,绝大多数委员认为今年加息的条件已经成熟,市场预期美国目前仍走在年内加息的道路上。对于加息之后是否会再度引发市场动荡,市场参与者们惴惴不安。美联储加息对于全球市场会产生怎么样的影响?投资者又该如何应对?投资者如何进行海外投资?对此,《中国保险报》记者专访了韩国投资公司(KIC)副首席投资官兼研究部主管Rhee Keehong。

Rhee Keehong

韩国人,持有CFA和FRM证书,现任韩国投资公司(KIC)副首席投资官兼研究部主管。

本科毕业于韩国首尔大学,拥有首尔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卡内基梅隆大学会计学硕士学位和匹兹堡大学金融学博士学位。毕业后,先后在三星人寿保险公司、汇丰银行、韩国社区信用合作社联合社(KFCC)等主流金融机构任职。2006年,正式加入韩国投资公司,先后负责投资管理团队、投资策略研究;2013年出任驻纽约首席代表,负责关注北美和拉丁美洲的所有活动。

美元升值预期下,海外投资需防范三大风险

记者:您怎样看待最近全球股市的下跌?新一轮金融危机是否来临?美元是否会继续升值?

Rhee Keehong:就我个人看法而言,市场对于世界经济的展望过度悲观,经济复苏的基础还是比较牢固,不会引发金融危机或经济衰退。考虑到美国经济实力、息差、更多央行量化宽松政策等宏观因素和美国进口下降、制造业重塑、页岩气生产等微观因素的影响,我们预计美元会继续走强。

记者:面对即将来临的美联储加息,全球经济和全球投资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对于投资者来说,他们又应该如何应对?

Rhee Keehong:从短期来看,由于美联储加息已为市场所知,并且在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下,全球流动性仍然充裕,因此短期内不太可能对实体经济和金融方面产生明显影响。

然而,这次加息将会是评估全球金融危机的长期影响的一次实验。投资者也将获得一个很好的机会来衡量外界因素(如这次美联储加息)能对全球投资市场产生多大的影响。距离金融危机爆发已经7年了,我们观察到美国经济正在复苏,不过,我们仍然不能确定由于量化宽松所带来的美国经济复苏是短暂的还是持续性的。

总的来说,在美联储加息实施之前,战略上重新调整资产配置比仅仅在策略上调整更值得青睐。

记者:对于有意向进行海外投资的机构投资者,他们需要防范什么风险?怎样规避这些风险呢?

Rhee Keehong:我所要强调的主要是汇率风险、流通性风险和监管/调控风险。

汇率风险:海外投资一直以来就需要承受汇率波动的风险,而投资收益中的很大一部分也会受到汇率的影响。长线投资者可以通过投资多种货币资产和维持稳定的资产配置来分散汇率风险。

流通性风险:由于交易量或者市场深度与投资者的投资策略不匹配,在新兴市场或者一些发达国家市场里投资则可能会遇到流动性风险。长线投资者可以利用流动性风险而不是逃避它们。

监管/调控风险:突然意外的监管变化会给海外投资带来不尽如人意的结果。更极端的情况还包括国家没收或监管打击等。通过结合当地调查和专家诊断可能会缓和这些风险。

记者:就全球市场而言,您最看好哪个市场?你是如何看待中国市场的?

Rhee Keehong:在发达国家市场中,美国仍然是最好的投资市场,因为美国在全球创新方面仍处于领导地位。此外,页岩革命给美国带来了能源独立,这也会带来一系列政策方案的实施。在新兴市场中,我们更倾向于投资经济结构正在进行改革的国家,如印度、中国、墨西哥等。

我们对于中国的改革很是期待。与中国经济在全球所占比重相比,中国的金融市场在全球指数中的占比并不是那么突出。但随着中国逐渐放开资本账户管制,中国的金融市场将会对全球市场产生更大的影响,相应地,我们也会计划增加在中国的投资。

追求成长性和非流动性溢价,主投股票和PE

记者:对于不同的资产类别,不同的地域,您是如何配置资金,又是如何平衡这些投资的?

Rhee Keehong:我们的配置过程可以分为战略性资产配置、偏向策略、策略资产配置以及证券选择。

首先,我们根据长期投资政策以及长期投资目标来制定长期投资回报目标。我们的主要目标是为下一代积累财富。

在战略性资产配置架构中,我们关注的资产类别包括股票、固定收益类资产、大宗商品、私募股权、房地产、基础建设设施以及对冲基金。接着我们基于对每一个资产类别的风险/收益预期,采用鲁棒优化方法定量地建立一个最优资产组合。战略性资产配置是根据10年的投资期限来设定的。

在偏向策略框架中,根据我们对于股票以及固定收益类资产的中期评估,我们在传统的资产组合中进行倾向性的选择。如果我们在未来1-3年内更倾向股票投资,那么我们投资股票的权重就会高于投资固定收益类资产的权重,反之亦然。而对于低配和超配的资产所占比重不能偏离股票/固定收益资产基准的15%。

在策略资产配置过程中,我们的宏观分析团队会根据半年到一年的市场动态来调整资产配置策略。我们团队会根据短期机会得到外汇、大宗商品以及金融衍生品的alpha(alpha是指一个人在操作某一投资中所获得的超出指数或基准回报的那部分收益,表示大盘不变时个股的涨跌幅度)。

最后,每一个资产类别的团队都会谨慎选择证券种类、投资地区,而他们的表现也会依据相应的基准进行评估。

记者:如股票,债券,房地产等投资类别,你最偏爱于投资哪一类别?

Rhee Keehong:我们的投资目标是为我们的下一代保存与积累国家财富。为了坚持我们这一长期目标,我们的投资组合在追求股票增长的同时,也要保持可持续性。

因为我们把自己当作可以有短期负债的长线投资者,所以我们的投资组合更倾向于追求成长性和非流动性溢价。根据这个理念,我们投资组合的主体将会是股票和私募股权投资。而且我们的流动性要求不高,所以我们可以投资扩大到房地产,基础设施,私募股权以及流动性不足的信用领域来追求非流动性溢价。

3-5年内,由于在利率上调的预期以及低收益率环境下,我们会将房地产,对冲基金以及基础设施来作为固定收益投资的替代选择。而能够带来稳定并且较高个位数收益率的策略会特别受到我们的青睐。

由于全球经济放缓,大宗商品价格波动以及美联储加息预期,我们认为现在股票投资和固定收益投资很脆弱。所以短期来看,绝对收益策略会被优先考虑。

总体来说,从长期的战略性资产配置来看,相比固定收益投资,我们更偏向股票投资;相比传统资产投资,我们更偏向另类投资。中期而言,相比固定收益投资,我们更偏向于对冲基金,房地产以及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短期来说,我们会根据宏观分析策略性地调整我们的投资组合。

通过分析风险因素,来进行风险监测

记者:您对smart beta策略以及基于风险因素的资产配置怎么看?您是怎样将这些概念运用到投资组合中?

Rhee Keehong:对于将市值加权指数作为投资评估标准的机构投资者而言,我们认为smart beta策略是另外一种能让他们得到alpha的alpha源。事实上,我们已经将smart beta策略应用在我们的直接股票投资组合中,而且其表现要好于我们的股票指数。我们通过选择那些我们认为相对于基准指数能够创造收益的因素来实施smart beta策略。

就资产配置而言,我们考虑了基于风险因素的资产配置并进行了深度研究。但是我们发现这种策略会消耗很大的时间和精力,因为它直接关系到我们的组织结构,表现评估以及投资政策。特别是,很多有时候我们很难判断哪些团队应该去研究哪些因素。对于我们做空交易这类操作有限制的时候这种方法也是行不通的。

然而,我们目前通过分析风险因素来监测我们投资组合和各类资产中暴露的风险。并且当我们在考虑资产配置平衡性的时候,我们会利用这些风险因素分布结果来作为参考。

记者:韩国政府有没有采取一些政策措施来推进海外投资?

Rhee Keehong:韩国企划财政部于6月29日宣布“计划推进韩国海外投资”,包括推进韩国海外证券投资,海外企业并购,以及公共部门参与海外投资的计划。政府将会采取减少税收,加强管理,增加投资渠道以及提供财政支持等措施。

   相关信息:韩国投资公司

   韩国投资公司是一家韩国主权财富基金,类似于我国的中投公司。为更好的管理外汇储备,韩国政府借鉴了新加坡设立政府投资公司(GIC)的模式,在2003 年12月决定设立韩国投资公司(KIC)。2005 年3 月,韩国国会通过了《投资公司法》。依据该法,KIC 于2005 年6月正式运行。成立之初,KIC 管理200 亿美元的外汇资产(由韩国银行委托170亿美元,财政经济部的外汇平衡基金委托30 亿美元)。该公司由韩国政府全资持有。截至2013 年第三季度末,KIC 管理资产规模达645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