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大选后的美国资本市场走向分析

——专访Marto Capital首席执行官兼首席投资官Katina Stefanova

发布时间:2017-03-06 09:22:03    作者:李忠献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记者 李忠献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已一个多月,从市场的表现来看,投资者似乎对他很有信心,特朗普行情一直持续上涨,道指连续多个交易日创收盘纪录新高。尘埃落定后,值得令人深思的问题出现,与过去十年相比,这次的政权更迭是否会与过去一样?它会如何影响各类资产的价格?“我们认为,特朗普执政初期,美国股市以及美元看涨,债券收益率和政府债务也会上升。”美国 Marto Capital的首席执行官兼首席投资官Katina Stefanova在接受《中国保险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2016美国总统大选后,市场的第一反应就是相信特朗普所说的话。”Katina Stefanova告诉记者,大选结果出来后,股票市场在短暂下跌5个基点后迅速企稳,随着经济增长和通胀的预期,收益率也在上升。而被用来对冲全球经济增长的资产如黄金等则出现下跌。

美国现在面临一个巨大的转变。共和党希望重返里根时期的繁荣,那时的美国GDP增速高达4.9%,比经济大萧条时期上涨了32%。但是,特朗普与传统的共和党不一样,他是以新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为基石。在特朗普主政下,民粹主义政策和亲商的传统共和党政策之间将会出现紧张关系,其中,最重要的是如何获得资金支持特朗普提出的政策。总的来说,特朗普执政初期,美国股市以及美元看涨,并将导致债券收益率和政府债务的上升。

从“需求侧”向“供给侧”转变来刺激经济

承诺放松监管、减少税收、增加基础设施支出和高度的保护主义措施等一系列特朗普新政也令人目不暇接。减少政府干预、减税是其核心,这些都是供给学派的主要观点,特朗普的当选预示着美国将迎来供给学派新时代。

“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美国社会经济内部分化越来越大。2008年以后,美联储和奥巴马政府合作向金融体系注入流动性,使得利率不断降低,继续执行激进的量化宽松政策来稳定经济。这推动了股票、房地产和债券的走高,同时保持了低利率。但这种货币政策并没有解决经济中的结构性问题,并且加剧了贫富差距。”Katina Stefanova对记者说,与需求学派不同的是,供给学派主张通过减少企业税收入、放松监管来刺激商业活动和创造就业机会。再加上海外资金回流美国本土,这些政策的改变将对美国经济大大有利。

瑞银估计,特朗普的企业税制改革有可能使股市上涨20%。目前,美国在由35个国家组成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中拥有最高的边际税率,高达40%。高税率使得拥有国际业务的美国企业将业务重心转移到海外,这对美国人民的就业非常不利。例如,苹果公司已经将欧洲业务的总部迁至爱尔兰,而爱尔兰的税率只有12.5%。

针对海外资金回流美国本土,去年6月,美国共和党表示,对于回流的流动性资产将征收8.75%的税,对于回流的非流动性资产将征收3.5%的税。Katina Stefanova表示,上一次资金回流发生在2004年,3000亿美元的资金回流美国,贡献了150亿美元的税收。现如今回流规模将更大。瑞银预计,美国标普500指数中非金融企业的海外资金规模高达1.1万亿美元,有些机构甚至预计高达2.6万亿美元。这些企业可以使用这些资金来回购股票、资本投资、进行企业并购重组以及招聘,而这些措施将会带来股票市场的繁荣。

Katina Stefanova指出,放松金融服务监管的意愿,再加上部分或完全废除沃尔克法则、多德-弗兰克法案的可能,以及重新评估和减少银行监管,减少消费者保护机构和执法将会降低金融服务领域和其他领域的成本。2008年金融危机后,重心偏离太远,现在是时候采取比较温和的监管方法了,其关键仍然是有效监管与过度监管之间的平衡。Katina Stefanova预计,通过放松监管、提高收益率、减少税收和资金回流美国本土政策,美国金融股的表现在特朗普总统上任的第一年内持续战胜市场。

大选后,美国债券收益率开始上升,Katina Stefanova认为这一趋势才刚刚开始。换句话说,30年的债券牛市将结束。特朗普的宽松财政政策更可能促进经济增长,利率提高,进而导致预算赤字增加、货币政策收紧。但是,加息是渐进的。新上任的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和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加里·科恩非常有兴趣维护特朗普自称的低利率形象,防止利率上涨减缓经济增长。

贸易保护将使市场潜在的波动率较高

经过数十年的自由贸易和全球化,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的结果清楚地表明,许多发达国家的人们表示不满。承诺在美墨边境修一堵隔离墙,以及禁止美国企业将工作机会转移到海外成为特朗普竞选时受欢迎的口号。Katina Stefanova告诉记者,这些承诺如何实施仍面临不确定性,而市场潜在的波动率非常高。

这对美国和全球市场意味着什么?Katina Stefanova坦言,特朗普加大了国际秩序巨变的可能性,他俘获了那些由于全球化而使得工资下降、生活水平降低以及所处行业消失的美国人。Katina Stefanova进一步指出,接下来将会看到,美国政府开支持续上升以及债务上限提高、美国能源领域重塑、以及就业机会回流美国。市场对受波及的相关新兴市场往往会过度反应。

供给侧经济学的全部功效并不会立即生效。至少在最初的几年里,政府必须继续减税、增加开支,这可能会在短期增加政府赤字,提高债务上限不可避免。特朗普也承诺未来10年5000亿美元的财政政策扩张。对于这种激进的计划,Katina Stefanova认为这种激进的计划很难获得参议院的通过。比较温和的增加政府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的支出却是更有可能实现的。

对于美国能源领域,在短期内,Katina Stefanova期待一个宽松的环境法规,使得短期开采和就业的增加。如果实施得当,这将成为刺激经济的一部分,对于美国能源企业利好。这个政策转变将会减少美国能源消费者和能源行业的成本,利好部分能源公司股价。

近期对于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担忧已经传导到了部分新兴市场的货币和股票,尤其是那些严重依赖美国和美元的国家。Katina Stefanova相信,美国新政府就位后,如果政策不及预期的那么极端,则在恐惧消退后,市场提供了一个买入机会。在印度和巴西等市场,经济基本面依然强劲,将在2017年提供一个买入机会。

Marto Capital投资方法:系统化基本面动态加权模型化

技术创新为各个行业的变革提供了可能,资产管理行业也不例外。技术创新的力量很难预见, 是非线性的加速积累。金融与科技的结合使得智能投顾成为新的风口。Katina Stefanova相信,接下来的5年,技术对资产管理行业产生的影响会远大于过去10年所产生的影响。但是,纯粹的机器投顾既缺乏经验丰富的基金经理的老练及对复杂风险的精准预测,也缺乏投资顾问的人性化。这也是为什么Katina Stefanova想要重塑资产管理模型,并用新的方式来应用技术。

Katina Stefanova已经为他们所交易的每个市场开发了专有的动态加权模型。模型系统地包括了许多种公开及专有的数据,如经济数据、资本市场交易数据、政治驱动数据、社会驱动数据和资产价格数据等。数据的相关性及影响力决定了信息如何在每个市场上分配权重。数据输入模型后产生Z值(-3到3之间),表示在未来三月内对各市场的观点及信心。他们将最具吸引力 (最高Z值)的资产根据市场波动性、流动性、趋势的存在与否、尾部风险等因素进行优化组合,这将会产生一个非常有信心的投资组合,目标波动率在8%~16%之间。

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核查并限制资产组合对于市场主题事件的风险敞口。因为这些市场主题事件会影响资产价格,如美国收紧货币政策、人民币贬值等。他们认为这比传统的单独依靠资产相关性的风控系统更加可靠。为了估计这些beta系数,首先会构建能代表大多数重要主题的指数。然后计算每个资产对于每个市场主题的beta系数。经过一定调整后,会用这些beta系数来测算整个投资组合对于每个市场主题的风险敞口。为了防止主题过于集中,他们将对主题的敞口限制在一定的百分比水平。

Katina Stefanova

现任Marto Capital的首席执行官兼首席信息官。Marto Capital是一家在包括外汇、利率、股票和大宗商品等在内的市场上提供全球性绝对收益策略的公司。Katina在世界各地的多个会议上发表过演讲,涉及话题包括投资、技术、创业精神等。她是资产管理行业的思想领袖。成立Marto Capital之前,Katina在桥水基金担任高级主管。她在那工作了九年。刚加入桥水时,Katina担任高级投资助理,随后出任管理委员会顾问,负责监督公司多个业务。加入桥水前,Katina是金融服务领域和技术领域的高级领导人,曾在IBM担任商业策略主管。她还是AcordIQ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为投资经理和机构投资者提供最先进的投资组合管理、专家咨询服务和治理解决方案。Katina拥有哈佛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和美国杨百翰大学国际关系专业学士学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