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一带一路”沿线重要节点国家的定位:基于合作视角的策略分析》报告出炉

发布时间:2017-03-06 09:26:04    作者:张伟楠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记者 张伟楠

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新闻发言人王国庆日前表示, “一带一路”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世界性事业,不是一国、几国、一个地区,是世界性的。一份基于合作视角下,关于“一带一路”沿线重要节点国家策略分析的报告近日发布。

“一带一路”是世界性事业

截至目前,在“一带一路”沿线20个国家已经建设了56个经贸合作区,打造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的合作平台,引导中国企业“集群式”往外走,目前累计投资超过了180亿美元,为东道国创造了超过10亿美元的税收,还有超过16万个就业岗位。我们看了一个材料,仅仅去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53个国家的直接投资就达到了145.3亿美元,中国企业对相关61个国家新签的合同总额达到1260.3亿美元。此外,2016年完成的营业额占到同期总额的47.7%,其中包括在巴基斯坦、土耳其、匈牙利等国的高速公路和铁路等基础设施项目。这些项目对改善有关国家的基础设施条件,带动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

今年5月14日-15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在北京举行。负责高峰论坛筹备工作的杨洁篪国务委员曾表示,主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共商合作大计,共建合作平台,共享合作成果,为解决当前世界和区域经济面临的问题寻找方案,为实现联动式发展注入新能量,让“一带一路”建设更好造福各国人民。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3年多以来,“一带一路”建设从无到有、由点及面,进度和成果超出预期。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共同参与,4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与中国签署合作协议,形成广泛国际合作共识。联合国大会、安理会、联合国亚太经社会、亚太经合组织、亚欧会议、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等有关决议或文件都纳入或体现了“一带一路”建设内容。经济走廊建设稳步推进,互联互通网络逐步成型,贸易投资大幅增长,重要项目合作稳步实施,取得一批重要早期收获。亚投行、丝路基金的成立为金融合作提供了坚实支撑。中欧班列驰骋在广袤的亚欧大陆,运载的是琳琅满目的货物,联通的是亚欧国家的市场需求,架起的是沿线国家人民的友谊桥梁,成为“一带一路”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共建“一带一路”是加强国际合作的重要途径,已经成为各方积极参与推进的重要事业,为增进各国民众福祉提供了新的发展机遇。

“一带一路”建设在合作中成长

建设“一带一路”需要继承和弘扬丝路精神,主要体现在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和互利共赢几个方面。“一带一路”战略构想涉及几十个国家数十亿人口,和平与发展是“一带一路”的主旋律,合作共赢就是迎合这个主旋律的连接符,两者结合才能共同奏响“一带一路”的交响乐。王国庆表示,“一带一路”倡议从2013年提出,在探索中前进,在发展中完善,在合作中成长。

据悉,《“一带一路”沿线重要节点国家的定位:基于合作视角的策略分析》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主办、国发院社会系统工程研究中心发布,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国发院社会系统工程研究中心主任林坚,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研究人员柳亦博等作为报告的主要研究人员,阐述了研究的主要内容。报告指出,在“一带一路”框架中实现良好的跨国治理,重要节点国家的选择极为必要,在选择过程中应综合考虑地缘政治、战略地位、资源、人口、文化传统与中国关系等方面因素,具体应根据以下五个原则开展,即战略位置、经济实力、文化影响力、互利合作和风险规避。

林坚称,“一带一路”战略旨在建构一种合作的新秩序,这对竞争和分工为主导的传统体系提出了严重的挑战。当前阶段,以下几项策略值得考虑:第一,促进国际“合作”为最终导向。第二,重申和平与发展的主题。第三,坚持建构“多赢”的网络结构,告别零和博弈的竞争状态。第四,注重国家层面、社会层面与市场层面多维度合作。第五加强文化交流与合作,把提升中华文化软实力和在海外的影响力作为中华民族在海外伟大复兴的着眼点。该研究主要应用系统思维和系统工程方法,以合作、安全、和平理念为基础,提出要加强开放,构建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责任共同体、价值共同体,为全球治理开辟新的途径。

选择重要节点国家可更好地进行差异性互补

所谓“一带一路”重要的节点国家是指在“一带一路”沿线区域具有重要的国际政治、经济、文化辐射与影响能力的国家,它们对于维护或拓展中国海外利益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带一路”沿线覆盖65个国家和地区,在建设和运行过程中充满着复杂性。

报告指出,为了有助于在“一带一路”框架中实现良好的跨国治理,重要节点国家的选择极为必要。在选择过程中应综合考虑地缘政治、战略地位、资源、人口、文化传统与中国关系等方面因素,具体应根据以下五个原则开展,即战略位置、经济实力、文化影响力、互利合作和风险规避。“一带一路”战略旨在建构一种合作的新秩序,这对竞争和分工为主导的传统体系提出了严重的挑战。报告分为三部分:第一,“一带一路”沿线重要节点国家的选择,首先介绍“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基本情况,分析国际局势,提出重要节点国家的选择原则和依据;第二,针对“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国家的国情解析;第三,针对“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国家的风险及针对性策略,分析这些风险复合趋势和应对策略,提出国际合作体系中中国国家战略选择,说明“一带一路”的实质与我国面临的多重挑战。

人大国发院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研究人员柳亦博称,对中国而言选择“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国家是为了更好地进行差异性互补,保证“一带一路”系统稳定性和系统的可持续性。选择这些国家有几个理据:第一,地缘的共同体;第二,经济发展;第三,文化理解与价值认同;第四,超国家共同体;第五,无法回避的“风险”。面对风险的方案不是躲避而是提前预判,提出风险评估的指标。选择节点国家还要考虑经济因素、恐怖主义、政府能力、文化差异等方面。

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戴木才认为,报告研究沿线重要节点国家的定位,抓住了关键问题。除了考虑节点国家之外,还需要对沿线国家做层次分析,这样对国家提出对策建议才更具有价值。节点国家的选择除了地缘性,还需要综合经济、文化影响力等来分析。对于风险评估体系,他指出在政治风险、经济风险、公共卫生风险和国际冲突风险外还可以加上文化风险。需要加强“软力量建设”,把一些看不见但非常重要的东西统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