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2017)》提出

金融资源应向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倾斜

发布时间:2017-08-07 14:25:34    作者:李忠献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本报记者 李忠献

8月4日晚间,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2017)》。报告指出,2017年,各地区应深入贯彻“东部率先、中部崛起、西部开发、东北振兴”的区域发展总体战略,明确区域发展定位,找准区域发展优势,坚持优势互补、互利共赢,实现区域协调发展。2017年,有利于中国经济平稳增长的因素较多,经济增长的潜力依然巨大。

2017年,各地区金融业将认真贯彻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紧紧围绕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三项任务,落实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保持货币信贷适度增长和流动性基本稳定,为区域经济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中性适度的货币金融环境。进一步优化增量、盘活存量,把更多的金融资源配置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积极支持和配合“三去一降一补”工作,不断改善对实体经济的金融服务。进一步深化金融改革,充分发挥市场在金融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持续优化金融生态环境,提高金融运行效率和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把主动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加强风险监测预警、动态排查风险隐患,着力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从国际上看,全球经济复苏步伐更加稳健,部分发达经济体增长可能加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预测2017年全球经济增速将超过2016年,2018年还可能更高一些。从国内看,2017年是实施“十三五”规划的重要一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中国新型城镇化、服务业、高端制造业以及消费升级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经济韧性好、潜力足、回旋空间大的特质没有改变。尤其是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简政放权和创新驱动战略不断深化实施,中国经济运行的稳定性、协调性、包容性增强,供求更加平衡,新的动能正在强化,传统动能的改造升级也在加快。去产能、去库存取得进展,全社会杠杆率高位有所趋稳,新经济、新产业、新的商业模式快速发展,新登记企业快速增长,高端制造业和服务业发展加快,消费和服务业已经成为稳定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一系列宏观调控措施在适度扩大总需求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总量保持适度增长,都有助于经济实现中高速增长。

东部:实现经济结构优化升级和增长方式的有效转变

东部地区区位优势明显,产业优势和科技优势突出,经济发展潜力较大。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稳步实施,通过区域间优势互补,做好产业对接协作,加强区域生态环境保护,区域经济社会发展质量和可持续性将不断提升。上海自贸试验区建设取得重要进展,形成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率先改革开放效应逐步显现,科创中心建设也将进一步激发全社会创新创业活力。珠三角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加快推进,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支持产业向中高端迈进。但是部分地区也面临着淘汰落后和过剩产能进程尚未结束,传统制造业等领域投资需求不足等问题。东部地区应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向,加快调整产业结构,加速新旧动能转换,实现经济结构优化升级和增长方式的有效转变。加快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提高东部地区发展的协调性、整体性、可持续性。

东部地区近年来金融业发展迅速,银行、证券、保险等机构稳步发展,金融要素市场不断壮大,新型金融机构协同发展,金融对外开放进一步扩大。但部分地区存在企业资金链、担保链风险仍然存在,金融生态环境有待修复等问题。2017年,东部地区应主动适应并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加强预期引导,深化创新推动,认真贯彻落实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进一步优化融资结构和信贷结构,抑制资产泡沫,切实防范和化解区域性金融风险,着力提升金融服务和管理水平,支持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调整,促进东部地区经济金融提质增效和升级发展。

中部:积极推进跨区域产业转移与承接

中部地区工农业基础雄厚、资源丰富、交通便利、现代服务业发展迅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第二梯队。作为全国重要先进制造业中心、新型城镇化重点区、现代农业发展核心区、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全方位开放重要支撑区,中部地区在新兴产业培育、科技发展、扩大消费和城镇化建设等方面的发展将继续为经济增长助力。但是部分地区也面临传统行业占比较高、民间投资增速放缓、企业经营困难、产能过剩和需求结构升级矛盾突出等挑战。中部地区应充分发挥劳动力和资源优势,加快发展现代农业,积极做好农产品加工转化和资源深度开发。扎实做好化解产能过剩工作,推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推进现代服务业集聚区和示范园区功能建设。发挥区位和比较优势,积极推进跨区域产业转移与承接,构建区域协调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推动中部地区全面崛起。

中部地区金融发展有所加快,也面临一些值得关注的问题,如金融资源较多的集中于基建、房地产等领域,去产能过程中潜在的金融风险不容忽视等。2017年,中部地区应深入贯彻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围绕五大发展理念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求,坚持促发展与防风险并重,大力发展科技金融、绿色金融、普惠金融,抓住中部崛起、“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自贸试验区等一批国家战略汇聚的有利时机,做好金融对接和服务工作,着力加大对实体经济领域融资支持,助推中部地区经济社会健康可持续发展。

西部:要用好国家支持基础设施建设政策

西部地区地域辽阔、资源丰富,发展潜力巨大。随着西部大开发和“一带一路”战略的深入推进,在基础设施和投资环境不断完善的基础上,西部地区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将持续提升。但是部分地区仍然存在农业产业化水平较低、工业结构同质化严重、服务业发展不平衡、生态环境保护压力较大等问题。2017年,要用好国家支持西部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政策,积极推动项目落地。深化一、二、三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推动工业发展,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步伐。深入实施创新驱动战略,加快新旧动能接续转换。发挥天使投资、风险投资、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作用,促进科技与金融紧密结合,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推进生态环境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大力发展特色旅游服务业,推动形成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和谐发展的新格局。

西部地区金融业近年来取得长足发展,但与东部发达地区仍有较大差距,如直接融资发展不足,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不够,区域内部发展差距较大,信贷投放对实体经济的拉动效率有所降低,金融创新的活力不够等。2017年应继续加大金融改革创新力度,落实自贸试验区各项创新试点政策;继续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有效性,大力发展科技金融、绿色金融和普惠金融,支持区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更大进展;更加重视维护区域金融稳定,切实防范化解各类金融风险,营造良好的金融生态环境。

东北:应加快推动国有企业改革和产业结构调整

东北地区在国家实施“一带一路”、新一轮东北振兴战略和推动重点领域改革的背景下,经济发展将获得更大空间。但作为老工业基地,仍面临体制机制不灵活、企业经营负担较重、对外开放程度较低、民营经济活力不足等诸多困难和问题。2017年,东北地区应加快推动国有企业改革和产业结构调整,提升企业自主创新能力,提高重大装备国产化水平和国际竞争力。深入推进简政放权,着力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有效激发市场活力和民间投资动力。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工业产业项目建设,促进服务业多领域融合发展,加大重大基础设施建设,积极参与“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切实保护生态环境,确保民生持续改善,实现东北地区的全面振兴。

东北地区金融业与经济转型升级、增速换挡等背景相适应,增长总体有所放缓,也面临一些问题和挑战,如有效信贷需求不足、部分领域金融风险有所增多等。2017年,东北地区应以国企改革为重要突破口,着力优化信贷结构,加大对精准扶贫、“三农”、小微企业、制造强国建设等领域支持力度;坚持“区别对待、有扶有控”原则,支持过剩领域去产能取得实效;合理配置金融资源,防止资金“脱实向虚”;坚持底线思维,注重风险防范,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地区经济发展营造中性适度的货币金融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