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百万亿资管市场实现统一监管 利好上市险企

发布时间:2017-11-27 12:52:32    作者:和平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规模达百万亿级别的资管业务迎来了统一的监管框架和标准。近日,央行等五部门发布《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是我国资管领域有史以来最全面、最系统的纲领性文件,是一个监管“新时代”的开启。从各项要求来看,《指导意见》出台短期影响比较平稳,未来资管业务的规范要求更高,风控要求更严。

□记者 和平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下称《指导意见》),将按照资管产品的类型制定统一的监管标准,对同类资管业务做出一致性规定,实行公平的市场准入和监管,最大程度地消除监管套利空间,为资管业务健康发展创造良好的制度环境,推动大资管行业回归“代客理财”本源。

从长期来看,整个资管行业“大跃进”的时代已经结束。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我国金融机构资管业务规模总计已达102.1万亿元。中国光大银行与波士顿咨询公司此前发布国内资产管理市场报告预计,2020年我国资管市场总规模将达到174万亿元人民币。未来资管业务迎来更为严格和统一的监管,在规模增速放缓的同时,质量会得到提升。

资管纠纷增长 进入统一监管时代

近年来,我国金融机构资管业务规模不断攀升。据中国人民银行统计,截至2016年末,银行表内、表外理财产品资金余额分别为5.9万亿元、23.1万亿元;信托公司受托管理的资金信托余额为17.5万亿元;公募基金、私募基金、证券公司资管计划、基金及其子公司资管计划的规模分别为9.2万亿元、10.2万亿元、17.6万亿元、16.9万亿元;保险资管计划余额为1.7万亿元。金融机构资管业务规模总计已达102.1万亿元。

此前,北京仲裁委员会和北京国际仲裁中心发布的《中国金融争议解决年度观察(2017)》指出,2016年的金融投资纠纷出现了新的特点,以金融机构为交易参与主体的资管业务纠纷开始出现爆发态势。由于我国资管行业的发展不平衡,加上法律层面规则的缺失和法律关系不清,以及行政监管的加强,直接导致了大量潜伏的风险积聚。

一家国有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2012年以来,在鼓励创新的大环境下,资管业务进入了快速发展期,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张,2016年以来,金融投资纠纷出现了新的特点,以金融机构为交易参与主体的资管业务纠纷开始出现高速增长态势。目前,一部分纠纷已经得到了有效的化解,也有一部分进入了法律程序。从法律程序来看,一些资管产品采用了通道业务合作代理模式,需要协调相关的代理机构共同诉讼,因此诉讼成本大幅提升。而代理机构是否有义务配合相关的法律程序界定不清,因此导致了相关的诉讼结果的不确定,不利于维护相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有了相关的操作法规,可以有效降低相关的处置成本,有利于资管机构完善通道方追索条款的设定,从事前和事后解决相关的纠纷,预判和提前化解风险,对实际操作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

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负责人指出,资管业务对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创新资管业务立法领域的缺失,导致了银行、信托、保险资私募管理人和受托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和义务不明确。整体而言,资管法律纠纷由于交易主体复杂,管理人很难仅凭单一产品的运作情况,难以判断其是否具有风险,这也为规模急剧膨胀的资管业务埋下违约的风险隐患。

瑞信发表报告称,《指导意见》发布旨在统一同类资管产品的监管标准,促进资管业务健康发展,有效防控金融风险,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瑞信表示,新规可解决大部分内银风险问题,例如高杠杆化、监管套利、隐性回报保证等与影子银行业务有关的问题。对内地银行业而言,新条例草案只是深化及扩大人行4月颁布与财富管理相关的指引,实际上第三季银行利润及手续费收入已经受到影响。新规定对大型国有银行影响较小,归因于其风险较低,较少与理财产品、影子银行及非标准信贷资产相关业务;股份制银行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大。

从严规范产品通道业务

《指导意见》第二十一条提出,金融机构不得为其他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产品提供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这也是目前监管文件中对于通道业务最为明确的表态。

中国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在“金融强监管时代下的资管行业发展与转型”的内部研讨会上指出,《指导意见》对资管业影响首先是从严规范产品嵌套和通道业务,资管业各类通道业务规模将明显压缩,《指导意见》明确新老划断,且设置合理过渡期,短期内对各类机构存量业务规模影响有限。他表示,未来监管套利空间减少,但并不限制资管机构在合规框架下发展主动型产品,主动管理能力更强的资管机构更为受益。从中长期来看,各类机构资管业务加强主动管理、回归资管业务本源是必然的转型方向。

据了解,通道类资管业务在实务中基本运作模式主要表现为,项目主导方(或委托人)负责选定资管产品、完成项目尽调和其他前期管理义务并确定其管理和处分方式;通道方(受托人)则按照委托人的指令和安排,履行相应的被动管理职责,例如,风险提示、账户管理、清算分配及提供或出具必要文件以配合委托人管理信托财产等事务。在通道类信托中,项目主导方(委托人)往往是风险责任承担主体,通道方一般属于被动管理,不承担信托项目的投资风险。

专注于金融机构资管业务法律纠纷的国浩律师(北京)事务所合伙人杨征宇表示,同一通道业务如涉及多个信托或资管产品的套嵌,必然存在多个环节与多份合同,这些合同虽然同处一个“通道”链条之上,且都是为同一笔通道业务服务,但其各自构成了不同的法律关系。某一环节之上的双方或多方当事人就所处具体环节发生纠纷,如果通道方为履行其“通道”职责所签订的合同真实有效,法院会遵循合同相对性原则并充分尊重当事人意思表示,来认定纠纷的案由与法律关系性质。

加强保险投资端风险管控

券商、基金以及期货公司资管业务从2012年开始取得了快速发展。在券商基金资管业务全面放开后,保监会也开始着力推动保险公司参与资产管理业务的经营。根据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披露,截至2016年末,31家保险资管机构管理资产规模合计13.72万亿元。

目前保险资管公司主要业务是母公司的保费收入和委托管理资金,第三方业务规模占比仍较小,因此新规对保险资管整体影响不大。由于具有严格的风控体系,项目要求较高,保险资管产品整体遵循稳健投资的价值取向。

专家指出,《指导意见》明确提出消除多层嵌套,与保此前监会发布的《关于加强组合类保险资产管理产品业务监管的通知》较为一致。据了解,此次新规规定具体投资范围(集合产品或涉及保险资金的)包括流动性资产、固定收益类资产、权益类资产、及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发行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股权投资计划、资产支持计划等。

业内人士指出,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主要有三种运营模式,第一类是管理母公司的保费收入,第二类是承接以银行等第三方金融机构的委托管理资金,第三类则是主动发起设立保险资管产品,保险资管以保费收入、委托管理为主,新规影响有限。

《指导意见》要求资管产品不得刚性兑付,并建立较为严格的惩罚机制。华泰证券分析师指出,尽管保险资管产品会受到新规的限制,但保险产品本身具有保障功能和较高的预定利率或最低保证利率。在保本产品被严禁的大背景下,保险产品具有一定的竞争优势,预期会逐步受到稳健投资者的青睐,未来在居民资产配置中的地位有望稳步提升。

业内分析师指出,坚持强监管下,保险行业回归保障,进一步利好上市龙头保险公司。随着保险行业监管从严,上市保险公司能提升规模保费的市场份额,并在差异化监管下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上市保险公司获取国家重点投资项目的能力显著优于同业,有利于进一步改善资产负债匹配与提升收益率水平。